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5G为数字化转型插上翅膀

发布时间: 2020-11-09        来源:人民日报    浏览次数:

  正式商用一年来,行业应用不断探索,产业协同加速推进

  5G为数字化转型插上翅膀(科技视点)

  正式商用一年来,我国5G发展驶入快车道。截至9月底,全国已开通5G基站69万个,提前完成2020年5G基站建设目标。目前,我国已经基本实现了地市级5G网络覆盖。

  随着行业应用不断拓展、产业协同加速推进,5G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。5G如何为数字化转型赋能?还有哪些挑战亟待突破?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专家。

  5G建设不断迈上新台阶,助推各种网络、技术、应用融入生产生活

  手里拿着形似游戏中的操作手柄,广西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冷轧厂的90后技术员彭期文坐在5G创新工作室内。他手指轻触手柄按键,操控大屏幕上显示,智能装载机已将沉重的轧辊轻松吊起,运送到磨床……有了5G技术加持,过去需要3人配合才能完成的单次吊运工作,现在1人远程就能完成。

  低至1至5毫秒的时延,高达1.2Gbps(吉比特每秒)的下载速率,第一视角的高清视频,实时对装载机进行监控……在冷轧厂酸轧车间磨辊班班长韦莹看来,5G给他带来全新的工作体验:既保障远程操控的精准性,又改善了工作环境,还能实现1人操控两台装载机,极大地提升了工作效率。

  借助高带宽、低时延、广连接的通信网络,插上了5G翅膀的冷轧厂正在攻克许多技术难题。与彭期文经历的一样,5G正在助推各种网络、技术及应用融入生产生活,走到百姓的身边。

  正式商用一年来,我国5G建设迈上新台阶,基站建设数量和覆盖范围已居于全球首位。在电信运营商、设备厂商、行业企业的共同努力下,5G在各行业应用加速落地,以其代表的信息通信基础设施也逐渐产生强大的推动作用,为数字化、智能化转型注入新动力。

  “同4G相比,5G传输速率提高了10至100倍,峰值速率达到10Gbps,时延低至1毫秒,能够实现每平方公里100万的海量连接。这分别对应着三大技术场景,即增强移动宽带、大规模移动通信、高可靠和低时延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余少华预计,5G技术有望在超高宽带个人消费、车联网、远程控制、工业互联网和城市智能体等领域率先得到应用。

  “1G到4G解决了人与人连接的问题,5G则开启了万物互联的时代。”在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郭平看来,在5G时代,连接正发生巨大变化,也给信息通信行业带来新的机遇。“信息通信技术要同行业结合,找到落地场景,才能创造价值。把这些场景汇聚起来,就能逐步绘制出5G整体的发展蓝图。”

  “回看3G时代,3G网络和智能终端的出现,激发了社交媒体、电商等移动互联应用,带领我们进入了移动互联时代;随着4G网络逐步成熟,催生了短视频、直播等消费级应用,以及在线教育等垂直应用,产生了‘粉丝经济’‘知识付费’等模式。”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、中国区总裁鲁勇认为,我国5G发展已经出现了各行各业蓬勃向前的趋势,将再一次提升社会运行效率,推动经济模式的变革。

  5G连接能力要与行业信息化系统结合,才能真正产生价值

  上海康桥物流园区占地10万平方米,过去完成1次人工盘点,至少需要1个月,如今通过5G等技术打通了20多个业务系统,整体作业效率提升了30%;2019年,深圳机场在日高峰时段,平均不到1分钟就有1架飞机起降,整合5G等技术,深圳机场构建了多个细分场景方案,全年减少摆渡超260万人次,安检效率提升了60%;在厦门、宁波等地的港口,驾驶员已实现5G远程龙门吊、轮胎吊作业,告别了狭小的工作空间……

  5G商用一年来,应用创新不断拓展。从5G当前的产业创新实践来看,无论是远程操控类、图像识别类,还是无人机器类等场景应用,真正能够促进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升级,仅靠单纯的5G连接能力是远远不够的,必须要与行业信息化系统结合,才能真正产生价值。

 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表示:“应以5G等应用创新为着力点,深度挖掘垂直行业需求,鼓励信息通信业与工业、交通、医疗、能源、教育等各个行业更大范围、更深层次的协作创新,不断丰富应用场景,构建广泛应用生态。”

  中科院院士尹浩指出:“5G发展不应是一项技术的单打独斗,而是要与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边缘计算等其他信息通信技术一起,促进传统产业升级,孵化新应用,催生新业态。”鲁勇也表示:“5G是智能世界的信息连接平台,是行业智能化转型的‘中间件’,必须要和其他的技术结合起来,在与行业交融时要抓准行业切入点。”

  华为公司董事、企业BG总裁彭中阳认为,推进行业数字化进程,要以场景化创新来实现。“实现场景数字化,主要有三个关键要素。首先是‘有技术’,要善于将多种信息通信技术与核心业务相融合;其次是懂行业,要敬畏行业,深入洞察行业,理解行业知识;最后是‘真实践’,在实践中去探索、去创造。”

  “用户需要的不仅是5G,而是在5G的技术转换过程当中,能够解决哪些实际问题。”华为公司中国区副总裁董明说。闻库认为,5G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“蓝海”,涉及很多新兴领域。未来,5G在稳投资、促消费、助升级、培植经济发展新动能等方面的潜力将进一步显现。

  国内5G发展仍面临成本、应用等方面挑战,需要设计出更加成熟的商业模式,以实现价值利益的合理分配

  今年5月,广东省提出建设首批8个“5G+工业互联网”应用示范园区;山西省提出在今年年底前,5G+智能矿井示范项目达到2个,2022年底前达到15个……今年以来,中央对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接连作出重要部署,明确5G作为重点方向之一,多个部门、地方推出了建设计划。

  5G商用一年来,系列产业政策相继出台。国家发改委、工信部已发布包括医疗、教育、电力等垂直领域7项5G创新应用提升工程,同时提出加快网络部署、丰富应用场景等多项具体措施;多个省份发布5G专项建设方案和产业推动的行动计划,各地推动5G应用与地方经济融合,加速5G产业聚集。

  与此同时,5G产业生态也迅速发展起来。2019年,我国5G手机占手机市场总出货量的3.5%,截至今年9月,占比达到47.7%;在珠峰地区,我国建成了全球海拔最高5G基站,实现珠峰峰顶5G覆盖;在山西阳泉煤矿,实现了全球最深地下534米矿井的5G有效覆盖。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期间,依靠新一代信息通信基础设施,实现了防疫大数据、远程医疗、远程课堂等应用。

  “从国家层面,我们发挥各个部门、全社会力量,推动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发展,制定了‘宁可路等车,不能让车等路’的适度超前原则。”闻库说,“随着技术和网络升级,网络基础设施超前部署,网速也在翻倍。这些指标还是非常可观的。”

  不容忽视的是,目前国内5G发展仍面临建网运营成本较高、计费机制不完善等问题,应用场景不够多、安全问题等也是亟待克服的短板。比如,在5G规模部署过程中,就面临着基站站址获取难,进入成本高等问题。为此,一些地方注重资源利用的集约化,实行5G站点资源开放,大力发展智慧灯杆。在降低用电成本方面,一些地方也在加快推进5G基站转供电改直供电,采用各种方式降低基站电费。

  谈及如何推广行业应用,鲁勇建议,应首先确定哪些场景具备先发优势和刚性需求,重点发力,做实做透;要设计出更加成熟的商业模式,以实现价值利益的合理分配,避免同质化竞争,对整体的产业参与者都能形成价值保护。

  董明认为,创新需要企业具备持续的研发能力与改进能力,应遵循“价值定价原则”,支撑未来的5G网络建设。他举例说,车联网领域的应用对覆盖率与容量有很高的要求,就可以实现“价值定价”,即:对服务保障进行定价,而不是根据简单的连接来定价。“包括时延特性、功能特性等,甚至比如进一步更精准的定位、更低的时延,就可以有更高的定价。”

  “我国有5G发展的优质土壤,包括最大规模的用户群体,顶尖的运营商和通信厂商,以及领先的移动互联与行业信息化应用基础、优质的创新生态。”鲁勇认为,这都将为我国5G产业创新、协同发展提供良好的发展优势。(记者 谷业凯)